糖柚

柚形自走造雷机。

[叶楼]不可触 |TBC.

[叶楼]不可触
/摘星


2015.10

皇帝吃大饼。
设定太不过脑子,坑了。


——————————


  后来有天他和钟叶离几个约去喝酒。各自学着开始继承家业的人重心渐渐挪到工作和新的交际圈上,感情倒没有变淡,只是见面也少了,不像以前有着大把空闲见天儿挨一块在四九城勾肩搭背四处逛逛新鲜地方,玩着喜欢的游戏忙着自己的小兴趣。

  比起哪件银装哪个角色哪个战队,之前酒会上见的女人又或者意图插足他们的圈子分一杯羹的新贵,共同话题不可避免地逐渐变成了最近的政策,波动的市场,那些曾经玩性大发时全然抛之脑后的东西。

  楼冠宁匆匆进门的时候众人已经喝了一轮,空气都微醺,宁远端着杯子正要灌邹云海,看见他来一个转弯酒杯就递到了他面前。

  他刚从上一个饭局回来。却不是这样独门别栋的清幽庭院,而是光线明亮装修堂皇的饭店,吃了些食不知味的食物,喝了些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酒水,心神全在言语间的机锋,一幅色彩斑斓并无形状的油画挂在主位身后的墙上,没有人去关心作者想表达什么感情。

  小的时候他性子还有些皮,早早吃饱了饭便喜欢在饭店里溜溜达达,去看走廊里每一件装饰的细节,看油画的笔触和木雕的纹路,好像自己是创作者跨越了万里的知音。

  顾夕夜坐在沙发上笑嗔,“楼少可算来了,倒是让我们苦等。”他在众人中年纪最小,又是家中受宠的幼子,有长兄如父,颊上酒窝便多带一分甜蜜的稚气。

  “是我的错。”楼冠宁笑。

  抬眼一扫屋里尽是熟悉的面孔,他抹了擦手的巾子递给身后跟过来的领班,又挥手示意对方带上门自己出去:“来得慢了,等会先自罚三杯。”

  “还不知道你?”一直一言不发的钟叶离终于开口:“还好算及时,正主还没到。”

  身后又是半声响动。他回头,门外走进的人有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

  钟叶离已经起身笑道:“说曹操曹操到,叶少来得倒是赶巧。”

  那人向前一步,身后却又是一张一模一样的面孔。


  叶秋推开露台玻璃门的时候,楼冠宁正在浏览经理发过来的信息。义斩如今的投资赞助,他是大头,毕竟是自己组建拼搏过的队伍,虽然不再插手,到底心里还有些牵挂。

  “叶少。”楼冠宁点头致意。

  “楼少,”叶秋抿了一口酒,开口却是意外直白:“听闻家兄得你照顾良多。”


  他们原本就只是萍水相逢。

  叶家这样红色背景出来的子弟,就算这一代的叶夫人家世在那,却也和商圈算不上什么真亲近。然而没人想到叶家的高门深院里翻出了一个离经叛道的长子,也没人想到京城这几个巨贾家的少爷,竟也都把自己的热情精力和时间大笔投入到了一款游戏上面。

  楼冠宁的人生虽然有荣耀这样一个意外,却也没有什么小说中为了梦想放弃责任的荒诞情节,他们五个人都清楚,用几年的全心拼搏去圆青年时意气风发的一个梦,最后离开也安排好义斩后续的发展,退身幕后做战队的投资人,已经足以体现对荣耀的感情。

  可是在这之中,义斩遇见了君莫笑。

  楼冠宁遇见了叶修。



评论(2)
热度(20)

© 糖柚 | Powered by LOFTER